北极熊荼罗

#武拟注意。神通棍x烈斩
#两个视角来自两个作者。1p作者@莱恩颂
#角色死亡有
#ooc有

  设定大概是凹凸大赛的决一死战[。]
  不能我一个人虐。爱你们🍭

*小学生文笔。
*ooc.ooc.ooc勿喷

    房间内景色一片旖旎。

  格瑞望向身下的嘉德罗斯,平时再如何波澜不惊的他此时都无法掩饰自己的情动。金色头发的小鬼早没了一身煞气,白皙皮肤上布满可疑痕迹,更甚的是小腹上沾满浊液更令人轻易想入非非——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自己。这点认知让格瑞既手足无措又有种强烈的成就感。

  只是用手就可爱到这种地步,也太犯规了吧。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停。格瑞晃了晃脑袋,强行让自己的思想在变得奇怪之前刹住车,不等嘉德罗斯开口询问就翻身下床,将人散落的衣物如数捡起并递去。嘉...

此文是对应《枪炮玫瑰》http://yooooooooogi.lofter.com/post/444051_b54b4e6的英视角。
更加短小的一篇味音痴。
比前篇差很多的小学生文笔。

   亚瑟柯克兰是个前科不少的盗贼,而他最近的目标是一家珠宝店。
   店主是个名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法国人,要是在酒吧与他假意搭讪,就成功地套出了自己想要的所有信息。唯独有些可惜这个还算俊美的人已经有了未婚妻,否则他一定会换个更好的方式来拿到那些钻石。
   所以亚瑟伪装成那个法国人的男友,并把准备好的一套故事绘声绘色地讲给了正坐于他面前的...

#OOC#小学生文笔#

  罗维诺觉得这世界上最烦的人除了隔壁照顾自己挺久的安东尼奥之外,就非那位跟他长相神似连呆毛方向都一模一样的先生——弗拉维奥·瓦尔加斯莫属了。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生物啊!!
  在弗拉维奥第三百五十二次向罗维诺深情款款地道出那句“Te Amo”时,他彻底炸毛了。经过一番你追我赶的爱(?)的追杀后,两人气喘吁吁地躺倒在一片草地上。“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执着啊?!”将手臂抵在额头上企图掩饰自己的狼狈模样,罗维诺咬牙切齿地偏头瞪瞪那个离自己不远的金发少年。
  “因为我喜欢你,这不是显而易见嘛。”弗拉维奥的样子也不...

【米诞】Touching.

题目是胡诌的。大晚上匆忙赶出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我是谁我在哪zzzZZZZ……

真·小学生文笔。
插图是自家搭档 Saber友情提供。爆炸一个荼……。

我的英雄先生,生日快乐啦。

梗为“触碰不到的恋人”

米←英(?)

  那是一个冗长而乏味的梦境,起码在阿尔弗雷德看来,这种迷宫只轻松用GPRS系统定位后导航一下就能走到终点——用他引以为豪的先进科技。可大概正是因为梦境的原因,他才不得不一步一步地亲自向前探索道路。

  因为从梦的最开始,脑中就有个声音在不断地回响,回响。阿尔弗雷德想要跟随它或者找出它的来源都只是...

身为像英/国人一样喜欢雨天的我,今早硬生生被太阳晒到不想赖床了……。Sad,二十分钟的产物,一如既往地小学生文笔,食用愉快。

   亚瑟是被窗外刺眼的阳光叫醒的。让思维清醒后,他忍着浑身的酸痛支起上身,随意的扯过身边明显大一号的白色衬衫套在身上,张开的领口处还能隐约看见一些让人脸红的印记。
“该死的……这也太晴朗了吧。”
   小声咕囔着,亚瑟下了床,丝毫不介意裸足直接接触到地面的冰凉。打开房门,抬眼便撞上一片不比窗外天空逊色半分的湛蓝。“Morning,Artie.”阿尔弗雷德走向亚瑟,轻吻着他的脸颊并将他轻轻搂在怀里,“可以再多睡一会儿的,你告诉过我今...

明明是七夕贺文硬生生拖延到现在。

我也是没救了吧……。

一如既往的小学生文风,给我可爱的专属小正臣。

食用愉快❤


纪田正臣是一个普通的漫画家。

他现在正陷入苦恼之中,而这个苦恼的来源则是跟他合作了两年的漫画家甘楽老师——折原临也。


主题:大事不好!=皿=

内容:

发生了很不得了的事!总之请小正臣傍晚前来我家一趟!!

p.s. 不来的话我只能痛心地请求拖延交稿时间了——

辛苦了啾030?。


看完短信,正臣连想把手机吞下去的心情都有了。

“为什么这个变态一定要在我生日的时候出问题啊!?!?”


其实刚开始搭档,两人交流只限于MSN或短信。那时候...

好,依旧小学生文笔.

只是个场景...片段??

一牵扯鸣清就不断的脑洞脑洞脑洞...

食用愉快!!


鸣狐手中轻抚着昏昏欲睡的小狐狸与清光并肩坐在本丸外的屋檐下.今夜的月光比任何一晚的都要明亮许多,透过院中那棵刚刚开花不久的樱树来看就像是樱花在发出淡雅的光辉一般.

清光时不时地说起各种事情,对别人的吐槽也好,今天远征碰到的趣事也好.鸣狐只是安静的听着,没有任何回应.虽然清光了解他的狐狸先生——鸣狐不善言辞所以极少说话,但一个人自说自话也不是多么好玩的,忍不住发出了“狐狸先生偶尔也给一点反应嘛”的抱怨.

鸣狐稍微怔了怔,又是沉默半晌.之后,像是经过深思熟虑一般将上身倾斜,凑过去在清光的唇边猝不及防地落...

今天鸣清有别人的粮吗?没有

今天碳油有别人的粮吗?没有

……

Go to hell.

肉的脑洞.

只是个脑洞.

离成文还很远……很远。

——

鸣清.r18.ABO.

鸣狐信息素是红茶味的!

小清光是红酒wwwww.

——

直到喝得晕乎乎的清光被鸣狐打横抱起扔在床上,他才认识到自己刚才所作所为无疑是一系列的导火索,而导火索的尽头不止有面前的这个人,还有他自己.

糟糕了.但为时已晚.

鸣狐欺身将清光压制,连一点逃脱的余地都没有.他身上的茶香在空气中快速地扩散开,与清光的酒味交织融合.这种气味好闻得让清光想毫不抵抗的直接沉溺进去,但仅存的理智却不允许他这么做.

而鸣狐开口了,同往常一样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这种场景下染上情欲.不难听出隐忍之意,但他确实是不想伤害身下自己爱慕已久的人.

“清光。”

“交给我吧。”

清光...

1 / 2

北极熊荼罗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来关注这个辣鸡文手✨
最近深陷AoTu
瑞嘉瑞🎉

© 北极熊荼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