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熊荼罗

渣文『神述』

*两个小时的有病的脑洞。
*Kemu大法好啊。
*听歌有灵感是真的。
*请不要憧憬神明。
忘却了这是多久后被所有人忘却的世界。
 ——题记
《神述》
就这样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
以虚无的黑色作为背景,贫瘠的土地,干涸的河床,以诡异角度倾斜或干脆倒塌的往日的大楼。最后的生物大概也在许久之前消失了吧?地面上早已冷却发暗的血迹,其原本的主人的尸骨也早已风化消亡。这样的世界。
这样,崩坏的世界。
而少年悠闲漫步在图书馆的废墟中。
少年是管理这个世界的神明。
少年有强大而细致的能力,就如同他刚才俯身想捡起那几页零落散乱的纸张时,它们便自动拼凑回了原来的样子——一本书。翻了几页,大概是内容让少年觉得有趣,他便向后倒去,正好坐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挥挥手,又会有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漂浮在空中。
没错,几乎是随心所欲。
看书看得疲倦,少年便轻轻地合上书放于腿上品味着红茶。他开始回忆这图书馆从前的样子,这世界从前的样子。
“你也喜欢这本书吗?”
那是多久以前了?少年阖上双目。
正如那日,他被哪个满面惊喜的少年拽住,手心中传递而来的温度。
“你也喜欢这本书吗?”
他怔怔地看向握住自己手的人,那也是一个少年,眼中闪烁着星辉的少年。沉默片刻,少年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行为似乎会给人带来困扰,正想开口道歉。
“...嗯,喜欢。”
他轻轻一笑,回应少年的期待。
有点有趣呢,这个人类。
两人简单的交换了名字,便讨论起了书中的内容。
那个叫皊穸的少年十分活泼开朗,有时说到了书中一些中意的地方甚至还会激动得手舞足蹈,这种样子总会惹得他发笑。而他的博学和幽默又让皊穸不禁佩服,书中生僻的字词的含义或是不为人知的神话都能被他娓娓道来。
那是当然,他是看着这个世界成长起来的神明,这些原本出自自己之手的东西,又怎么会不熟悉呢。
但是他没有告诉皊穸自己的一切,倒是一口气听完了皊穸的身世家族和种种事情。
夜幕降临,皊穸不得不离开图书馆。“会再来吗?!”这次的眼神比之前的都要热情,但他却轻轻摇摇头。他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待太久。
于是两人分别,他目送少年有些不舍、失望离去的背影,走向了相反的方向、消失。
那是他漫长无趣的生命中,唯一一次与谁交谈如此之长的时间。
他知道那是白费功夫,因为不管自己今天在任何人的脑海中留下了影子,到第二天都会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就是一种,没有存在的存在。
然后呢?
过了不长的时间后,世界的一角发生了暴动,从而引起了整个世界的骚乱。统治者的腐败,或是无力,让一些野心蓬勃却毫无正能量的家伙趁虚而入。
他不会出手,也不允许出手。
人类无法干预神明,神明也同样有不可干预的事。
即使可以操纵人的生死,神明也绝对不可能阻止一个世界走向毁灭。所以就算当事情发展的愈发严重时,他也只是优哉游哉地漫步在这个世界上。
他从未想过还会再见到皊穸。
是在战场的前线,他隐去身形,在上空俯视着这场战局。虽说国家的战斗力不弱,可侵略者从一开始就在打心理战术,现在军队中人心惶惶,真正能战斗的却无几人。这场战斗,国家从还未开始就输了个彻底,结局也是自然。
这么想着时,一个高大的男子走来,在他的不远处与上级交谈着。
他一眼认出了那个男子就是皊穸。时隔多年,皊穸成长了不少,学会了收敛、隐藏,可他分明看见了皊穸眼底一如既往的那片星辉。
不知为何,皊穸的视线突然就与他的视线对接,他呼吸一滞,现出了身形。
不过也是不到两秒钟的事。
皊穸绝对不会记得,又何必这么狼狈?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又望向那里。
可是皊穸的眼神并没有恢复平常,而是......讶异。接着是疑惑。
他愣住,随即快速地离开了那里,远远的,像是要逃开什么一般。
果不其然,国家战败。
他踏上那片尸横遍野的战场,在一具早已冰冷却不瞑目的尸体边蹲下,不顾血污,伸手将那人的双眼阖上。
“...你一直都是,笨蛋一样。”
“不过,人类都很笨啊。也不怪你啦。”
他喃喃着,起身,却又被人胸前口袋中的凸起吸引了视线。
那是一个做工粗糙的蓝色小袋,袋中塞满了纸条,有幼稚的字体,有缭乱的字体,有的还有一些泪痕。
可内容无一不是两个字——
“叁执”
“叁执”
“叁执”
....................。
“对了!我叫皊穸,你叫什么?”
“我叫叁执。”
回忆戛然而止,少年睁开了眼,摇晃着手中杯里已经凉掉的红茶。
晶莹的液体从少年的脸颊上划过,滴入杯中。
而少年只是端起红茶,将其一饮而尽。
......
有点苦了。
等到你和这个世界消失不见时,
我却现在才...喜欢上你。
-------------------------------------End。

评论
热度(4)

北极熊荼罗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来关注这个辣鸡文手✨
最近深陷AoTu
瑞嘉瑞🎉

© 北极熊荼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