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熊荼罗

【米诞】Touching.

题目是胡诌的。大晚上匆忙赶出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我是谁我在哪zzzZZZZ……

真·小学生文笔。
插图是自家搭档 Saber友情提供。爆炸一个荼……。

我的英雄先生,生日快乐啦。

梗为“触碰不到的恋人”

米←英(?)

  那是一个冗长而乏味的梦境,起码在阿尔弗雷德看来,这种迷宫只轻松用GPRS系统定位后导航一下就能走到终点——用他引以为豪的先进科技。可大概正是因为梦境的原因,他才不得不一步一步地亲自向前探索道路。

  因为从梦的最开始,脑中就有个声音在不断地回响,回响。阿尔弗雷德想要跟随它或者找出它的来源都只是徒劳,唯有越接近某个地方,那个缥缈的声音才会清晰一些。于是他把那里认作终点,并努力地靠近。

  在到达一片电子荧屏前时,那个声音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清晰程度,他停下脚步望着那块泛着幽绿色的光板并竖耳仔细倾听。

  How can I touch you?

  “…red”

  “……Alfred”

  “给我起床了,白痴Alfred!”

  那人似乎已经声嘶力竭,阿尔弗雷德被吓了一跳,随即惊呼着从柔软的床铺上翻滚下来。摸索到眼镜,他准确地与导致现在这般场景的罪魁祸首——床头一块荧屏中金发男子相对视。而男子也是一副十分不满的表情,配合皱在一起粗得异常的眉毛显得有些可怕。“除非你告诉我你取消了那该死的会议,否则休想接着睡下去。”“遵命我亲爱的Artie。要知道,有的时候我甚至分不清谁才是谁的Boss。”无奈地打着哈欠,阿尔弗雷德根据荧屏上某块黑板展示出的手写天气预报选好合适的衣服,有条不紊地脱下睡衣走进浴室。被人称为Artie的男子则以鼻腔中发出的冷哼做为回应,在双手抱臂目送屏幕外他的背影消失于门板之后才轻轻叹气,将视线依依不舍地挪移。

  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个位居世界科技水平最前段的男人,拥有自己的公司和其研发的一系列电子产品,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人工智能”系列。而亚瑟·柯克兰就是他最初亲手制作出的智能样本,算算也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待了几年之久,可系统却因为一些无法查出的漏洞迟迟无法进行升级。亚瑟经历过三番五次地狱般的全系统扫描后,阿尔弗雷德终于听从了他的建议,放弃了为他升级改造的打算,也干脆被丢在家里做一些分内的工作。他也乐得清闲,还养成了和英国绅士一样喝下午茶、读书看报的好习惯——虽然这些只是在荧屏里的自我安慰。

  只有亚瑟清楚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换句话来说,自己与其他人工智能不同的地方——他拥有“感情”。并不是那些被编程输入的情绪反映,亚瑟十分确定自己其实与真正的人类别无二样,只是缺少一副活生生的肉体。更糟糕的还不仅如此,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场可怕的,名为“单恋”的灾难之中,而对象恰恰是自己的上司加制作人,阿尔弗雷德。亚瑟在那段时候看见他灿烂如同阳光般的笑容就会感受到代表自己心脏的数据一阵悸动,结合数据库中乱七八糟的知识来看,“喜欢上了跟自己不是一个次元的人”这个惨淡的事实就刻在了亚瑟心头。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今天——阿尔弗雷德的生日。

  说真的,亚瑟很想以此为突破口来做点什么好让这个情商和智商成反比的大科学家了解自己现在的情况。比如他预想过很多次自己黑进家里的系统,在阿尔弗雷德下班回来后把屋门反锁上,用全息投影进行一场哄哄烈烈的表白,或者丢弃下限换个猫耳护士装形象隔着屏幕撩他,用故意压低的嗓音说出些令人面红耳赤的话。但这些念头都在最后被亚瑟一一排除。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亚瑟无精打采地在脑中猜想,却渐渐有些胸腔被揪紧的窒息感。反正也是当玩笑吧?

  毕竟我们连互相触碰都做不到。

  亚瑟很没出息地蜷缩进空间黑暗的角落中再次叹气,眼角濡湿。

  不知过了多久,刺眼的光线忽然照射进来,亚瑟下意识抬手去遮挡同时睁开眼睛,却感觉到了从未体验过的温热触感。面前抓着自己手臂的正是那抹熟悉又令人安心的金黄色,阿尔弗雷德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

亚瑟几乎要尖叫出声。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接近人类到同样会做梦的地步,而这一切都真实的要命,心爱的人掌心的温度正如同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温暖令亚瑟甘愿沦陷,而眼泪也在同时涌出,顺着脸庞的轮廓滴落。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何时已经扑进了阿尔弗雷德的怀中,被他的气味团团包围。阿尔弗雷德的手也自然地环上亚瑟的腰身,同时沿他的脊背上下拍打着安抚。

  “别让我醒来了……”亚瑟发觉自己的声音正在颤抖。怀抱着他的人听到这话显然一怔,接着后撤些与他迷茫而充满眷恋和痛苦的眼神对视半晌,不合时宜地爆发出一阵大笑。亚瑟顿觉刚刚的美好气氛全是假象,伸手想要给阿尔弗雷德一拳,动作却因他的话语在空中停滞。

  “你没有在做梦噢Artie!”

  “……什么?”

  “这、是、真、的。”阿尔弗雷德又露出那笑容,像个想要得到奖励的孩子一般滔滔不绝,“把你移到这具躯体里还不吵醒你可费了我好大功夫诶,不过没有什么事情是Hero做不到的!你……”“等等!”亚瑟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打断他的话,脸上泛起的一层红晕说不清是羞涩还是愤怒,“你知道!你什么时候就知道——”见他语无伦次,阿尔弗雷德眉眼弯出得意的弧度,食指轻轻点在亚瑟的唇上做出噤声手势。“得了吧Arthur,是你的眼神太火辣了,我想不察觉都难噢。”

  “我……”

  “我爱你。”

  亚瑟瞪大双眼看向阿尔弗雷德,似乎在确定刚才那温柔的爱语是出自面前的这个人,而阿尔弗雷德根本不打算给予亚瑟怀疑的机会,因为他坚信拉人入怀后的这个深情的吻足以说明一切。

Then you touch me.

评论(1)
热度(6)

北极熊荼罗

谢谢你这么好看还来关注这个辣鸡文手✨
最近深陷AoTu
瑞嘉瑞🎉

© 北极熊荼罗 | Powered by LOFTER